戴思攀:能源市场将发生剧烈变革

2021-01-04

作为全球知名的能源巨头,bp公司所推出的能源数据和对行业发展的未来展望,被学界和业界作为权威资料广泛引用。因此,该公司每年的数据发布以及对未来格局的判断也格外引人注目,尤其是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能源行业增加了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,公众对权威性的行业发布更显期待。

不久前,《bp世界能源展望》2020年版正式推出,该展望将周期延长至2050年,即展望了未来三十年能源行业发展前景。本次展望为未来能源转型设置了三种情景,一是快速转型情景。这种情景下,碳排放到2050年会比2018年下降70%,全球温度上升可以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。第二种情景是净零排放情景。这种情景之下,碳排放到2050年可以下降至少95%,全球气温上升可控制在1.5摄氏度范围之内。第三种叫做一切如常情景。即未来三十年世界沿着过去这几年的发展轨迹,这种情景下,预计本世纪20年代中期碳排放可以见顶,但是到2050年的碳排放仅仅比2018年的水平下降10%。

但无论何种情景,未来能源行业发展都会展现出同样的趋势,即化石能源在未来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将会大幅降低,可再生能源比例继续大幅提高,而随着电气化进程的加快,电能在未来能源系统中的重要性将会愈加突出。

就未来能源转型趋势及2050年行业发展前景,本刊记者采访了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先生。戴思攀认为,在未来三十年,能源市场将发生重大变化,人类会从化石能源时代转向可再生能源时代。在这个过程中,电气化将发挥重要作用。而能源市场本身也会发生剧烈变革,未来的能源市场更多是为消费者的选择所驱动,各种能源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,市场更多需要走本土化以及差异化的道路。

未来能源市场竞争将加剧

《能源》:根据今年的《bp世界能源展望》,未来能源需求将呈现什么样的特点?

戴思攀:今年我们对未来能源结构的变化做了展望。能源需求将呈现三个特点,这三个特点体现在《展望》所有的三个情景当中。第一个特点就是化石能源的作用,包括油、气、煤,它们的作用很有可能逐渐走下坡路。如今油、气、煤占了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85%,但是在三种展望的情景当中,它们的份额下降到65%至20%之间,这都体现出化石能源的作用是在走下坡路。

与此同时,可再生能源会发展很快,尤其是风能、太阳能和生物质能。我们预计,可再生能源会从目前5%的份额上升到2050年最高60%左右。

第三个共同的趋势是,世界会继续推进电气化进程,也就是说在终端的能源消费当中,电能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。

《能源》:在上述需求变化下,未来能源市场将出现怎样的变化?

戴思攀:随着世界转向了低碳能源体系,未来将不会只有一两种能源占据主导地位。在过去的几百年当中,先是煤炭主导了世界能源,然后是石油。但是在今后这几十年,世界能源结构会日趋多元化,世界仍然需要石油和天然气,需要风能太阳能,也需要煤炭和其他的非化石能源,比如说核能、水电等等都发挥着比较重要的作用。

但以后使用哪种能源不再仅仅是考虑有没有这种能源,而更多考虑的是消费者的意愿。也就是说,在一个日趋多元化的能源结构当中,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权,这自然就会引发能源市场的变化。也就是说,今后的能源市场需要更多的整合和一体化,因为需要同时提供多种能源。

未来电气化会进一步发展,氢能也会有比较大幅度的发展,这就意味着今后的能源市场会更加本土化,因为就电力和氢能来说,远距离传输不太具备经济性。

另外,能源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。一方面不同燃料和能源之间会有更加激烈的竞争,比如说石油、天然气和煤炭,它们之间就会产生竞争。另一方面,市场的重心在发生变化,在以往的能源市场,主要由上游油气生产商所主导,但是在今后消费者会拥有更多的权利。

《能源》:在上述三种转型情境中,你认为哪种最有可能实现?

戴思攀:我们制定战略的时候,需要充分利用和参考世界能源展望,但我们并不去猜测哪种情景更有可能成为现实。我一直都在强调,可能我们所有这些设置的情景都是错误的,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预测未来,我们也不期望能够预测未来,我们只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好地面对种种不确定性。

在这三种情景当中,有不少共同的趋势,正因为有共同的趋势,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它们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趋势。只有对趋势有信心,才知道应该如何去制定战略。

由IOC转向IEC

《能源》:不久前,bp提出未来十年战略,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激进的转型,如何回应这种评价?

戴思攀:过去像bp这样的公司,一直被叫做国际石油公司,英语的简称是IOC,我们以前主要关注生产,即上游的石油和天然气的生产。但是我们将来想要实现的一个转型,不再做IOC,而是做IEC,即综合能源公司,就是可以为客户提供综合能源解决方案的国际能源公司。

这样一个转型,是我们背后战略调整的基本动机。能源市场即将发生重大变化,石油和天然气在能源体系当中的作用会下降。在三个情景当中,我们可以看到对于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都会下降,而且这个市场的权利从生产者转到需求者、消费者手中,也就是说消费者来选择哪一个燃料是他的选择,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消费能源。

因此,对我们来说一个公司要想取得成功,要想在这样一个变化的市场当中保持常胜,必须改变我们公司的性质,我们还会继续生产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,但是我们不仅关注石油和天然气,更要提供能源解决方案,而且会生产将来发展很快的这些能源,包括风能、太阳能、电力、低碳的天然气(即天然气和CCUS进行结合),同时与全世界的客户进行密切合作,帮助他们来解决问题,来提供能源的解决方案。

《能源》:石油消费的需求什么时间会达到峰值?

戴思攀:到底在什么时间石油的需求封顶,在不同的情景是不同的。在三个情景当中,2020年或者是2030年石油的需求会封顶。主要的驱动因素是能效的提高,以及道路交通的电气化,减少了对石油的使用。石油需求最大的驱动因素在下降,因为道路交通变得更加低碳高效,而且逐渐不再使用石油,而是使用电力去驱动道路交通。这个趋势在发达国家非常强劲,这些国家机动车保有量和车辆公里数都没有大幅增加,但石油的需求在下降。

另外,在新兴的亚洲国家汽车的拥有比例在不断地增长,所以道路交通对于石油的需求在未来10-15年当中还会增长。所以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需求,但是我们知道,石油需求的封顶最重要的一个因素,就是因为汽车效率的提高,以及汽车的电气化。

《能源》:在未来能源系统中,氢能将起到怎样的作用?

戴思攀:氢能在未来能源结构中是一个重要的补充。在低碳转型过程当中,我们会尽可能地进行电气化,尽可能通过可再生能源来进行发电。但是并非所有的场景都能够电气化,或者说很多场景下电气化并不经济,比如高温的加热工业、长途运输业等。我们知道,长途的道路运输也不容易电气化,因此氢能可以起到补充的作用,可以提供氢能给这些应用场景。

毫无疑问,未来氢能的作用在逐渐增加,尤其是一些采用低碳能源体系的国家。bp也承诺,我们愿意在这个市场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。氢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生产,我们经常会使用的语言叫蓝氢,蓝氢就是用天然气来生产的,同时结合CCUS的技术。就是从天然气中获得氢,然后捕获碳。另外一种氢叫绿氢,就是用可再生能源所产生的电进行电解水制氢。

我们认为绿氢和蓝氢都会发挥重要的作用,bp会参与到这两个市场当中。我们新的战略是,到2030年bp占有全球核心市场氢能的10%。

相比石油,天然气具有更大的韧性

《能源》:天然气在未来能源体系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

戴思攀:在未来能源转型中,我们仍然认为天然气会发挥重要的作用。在三个情景当中,天然气所表现出来的韧性也是最强的,比石油更强。所以我们仍然认为天然气会发挥重要作用,尤其是在未来的15年左右实现去碳化方面。

2050年前,能源结构必然进一步去碳化,而天然气恰恰可以帮助和支持未来能源结构的去碳化。相关的转型正在中国正在上演,很快将在亚洲其他国家,包括印度也会上演。因为世界对能源需求还在快速增长,但与此同时,全世界又要少用一些煤炭,这样就得靠其他能源快速的增长,才能够弥补煤炭退出所造成的缺空,相对清洁的天然气会发挥很好的填补空白的作用。

毫无疑问,未来天然气、可再生能源都会增长,它们都需要发挥作用,才能够减少我们对煤炭的依赖。

天然气如果能够结合CCUS技术,就能够为世界提供接近零排放的能源了。在过去几年当中,天然气是增长最快的能源,我们认为在今后它仍然会发挥着重要的作用,天然气能够支持我们迈向低碳的能源体系。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能源杂志” ID:energymagazine 作者:王高峰)